您的位置: 首页美国留学海外生活

美国律政学子打工的正确方式

艾迪留学 2015年6月2日
本文标签关键词: 留学生 就业创业

各位好。敝人在美国一法学院读书。本着给他人探路的原则,特地开贴,记录三年法学院求学以及找工过程。即使自己失败,也要给后人一些借鉴。不周之处,还望海涵。谢谢。

各位好。敝人在美国一法学院读书。本着给他人探路的原则,特地开贴,记录三年法学院求学以及找工过程。即使自己失败,也要给后人一些借鉴。不周之处,还望海涵。谢谢。

(一)第一学期:摸石头过河

终于考完 1L 期末考试了,也悟出些道理了。有的教授就是考案例。只要把讲的案例吃透了,考试的时候就是当回侦探,从蛛丝马迹中看出原形来,然后照猫画虎,依此类推就齐活。还有的教授就是考你打字的速度;二十页是优,十四页是良;整个一个苦力活。因考试方式及侧重点的不同,自己准备的每一个大课的提纲outline 也会相应地不同。这点对考试出彩很重要。

法学院的教授也是挺有特点的。有的疯狂自大;有的学究气重;有的不修边幅;有的衣冠楚楚;有的讲话字斟句酌;有的脏字联篇。上了一学期的课,对教授教学的特点了解了,以后选课就有章可寻了。

现在有近一个月的假,赶紧找暑期打工的律所。搞好一页简历,一页申请信,本科成绩单,和文书写作样本。然后广撒网。已经递了一个很有希望的申请,过几天再上来报告找工经过和结果。

再把简历如何写说一下。

1L 的求职简历和申请法学院时的简历不同,只允许一页纸,要求简单明了。不同的人或不同的用人单位可能对简历有不同的要求。这时候,法学院的职业办公室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他们能帮你改简历,求职信等文书,还能向你提供用人单位的各种信息,让你面试的时候有准备。好的主管还会逐字逐句地给你改文书,手把手地教你如何应对各种面试问题。

所以,一定要去法学院的职业办公室咨询一下再递申请。

(二)第二学期:找工的酸甜苦辣

上回说到想找1L暑期的工作机会,结果是颗粒无收。面试了两个律师楼,都没有拿到最后的聘书,心里很是沮丧。后来看到自己的美国同学,当了五年USPTO的审查员,也没有正经的律师楼聘书,只能去法律部当无薪的LAW CLERK,心里也就释然了。后来暑假就和国内的同学联系,当了一大公司的 CREATIVE WRITER,给C-XECUTIVE 的发言稿润润色,写几个公司录像片的说明词和框架设计,赚些零花钱。

第二学期的课程比第一学期相对容易对付一些。我的打字速度比较慢,所以在ESSAY EXAM(ISSUE SPOTTER)吃亏,成绩只能说是中等,也没有什么其它亮点。

各位看客知道我想当专利律师。在美国,LOYOLA UNIVERSITY 的 PATENT LAW INTERVIEW PROGRAM 是每年一度,面向2L,找专利律师,最大的找工机会。二月份就要报名,四五月份看律师楼名单并投标,六月份发榜,八月初面试。下篇就写 LOYOLA 面试的故事。

(三)芝加哥面试

这个号称北美最大的2L和3L专利律师面试会的网址是:google: Loyola patent interview program

一般在7月底8月初的两天举行,有很多专利律师的永久工作都是从这个招聘会找到的。招聘会每一步的截止日期可见:google: Loyola patent interview program deadline

我在5月份报了三十多家律所。后来有一半都同意给我二十分钟的面试机会。然后就是面试的准备工作,针对可能被问到的面试题进行分析和预答,做到心中有数。具体就是自圆其说,想几个自己经历过的故事,来回答面试官的部分问题。如果你的简历上有明显的漏洞或弱项,一定要想好应对的方式。如果你的简历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一定要想方设法在面试时把话题引到那出彩的地方去。

我和同校的另外两名同学一起订了旅馆房间,提前一天到了芝加哥。面试第一天就和打仗一样,许多西服革履的学生拿着一手包在旅馆里穿行。电梯太挤,大部分就爬楼梯,因为两个面试之间只有5分钟空隙。

我的面试表现只能算中等。碰到 PROSECUTION 的问题还能侃大山。碰到LITIGATION 的问题就捉肘见襟了。可是有好多律所只做诉讼,不做专利审查,为避免 CONFLICT OF INTEREST。这就让我为难了,因为我的确没想过如何将自己包装成个诉讼律师。

去芝加哥最有收获的地方是和其它的学生建立联系,同时对专利律师的应聘行情有进一步了解。电子工程类的最好找。生物类的最难。

两天结束后,就是耐心等待了。有的同学很快就有 CALLBACK 邀请(EE 专业)。我在三个星期后才收到邀请。

(四)OCI 过程

在去芝加哥之前,学校的OCI已经启动了。六月份可以看到所有招聘的律师所名单及要求。学校还同时提供咨询,告诉学生每个律师所给 CALLBACK 面试的 GPA 平均分和 GPA 范围,SUMMER ASSOCIATE 的人数,往届申请的学生人数等。你如果 GPA 高于3.5,此时就乐得合不拢嘴了。我的GPA也就是中等,只是工作经验比较多。

NY和DC是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想去这两个城市一展身手。我不太喜欢NY,就瞄准了DC,同时瞄准 IP 排名比较高的律师所。SF,PALO ALTO,LA,SAN DIEGO,IRVINE,CHICAGO, BOSTON,ATLANTA 也在我的考虑范围。

同时一旦有 DC 律所开 RECEPTION,我一定打扮得人模狗样地去"交际"。一来混个脸熟,二来实地考查一下,看看律所的人员和氛围是否对路。不过夏天在 DC 挤地铁,走路可是个苦差使。每次都让我大汗淋漓。

最后,学校的OCI我幸运地拿到了近二十个面试机会。因为有了芝加哥的经验,我的准备工作熟练多了。DUKE 有一个网页大家可以听听,里面是近一百个律师所名字的标准发音。比如 KNOBBE 里的 K 发音!

有很多面试官都是以前我们学校的毕业生。每个面试官的问答方式也大相径庭。所以自己一定要做好功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你满脸微笑,夸你简历优秀的人,可能第二天就 REJECT 你。而一个说话尖刻,对你一脸不屑的人,可能当天就给你 CALLBACK。因此,你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BE PROFESSIONAL AND APPROACHABLE。

最后你一定要保持一个平常心。不是所有的学生在 OCI 的 48 小时内就拿到 CALLBACK 的。那是你不能控制的事情。但是,每天的面试表现是你能够控制的,尽力做好,而且要越做越好。

(五)CALLBACK 面试(A 所, 上)

某律所(A 所)在亚特兰大的本部给了我第一个 CALLBACK OFFER。在 OCI 的时候,我给 A 所两个合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们对我的博士学位和工作经历都表示欣赏。而本校另一位同学只有生物硕士学位,被告之很可能不符合 A 所的录用标准(至少对生物类律师来说)。

我到亚特兰大的当天晚上,和其他九位候选人一起乘车,去一主管合伙人(MANAGING PARTNER)的家里吃饭。虽然邀请函上写的着装要求是商务休闲装(BUSINESS CASUAL),本着小心谨慎的原则,我还是打了个领带/穿西裤去。其他学生都或多或少与亚特兰大或乔治亚有联系(本地人,上过中/大学/法学院),其中一个是和我上过同一门宪法课的本校同学(女)。就我一个是不远万里从中国来的,还没上任何乔治亚的法学院。许多律师所都注重申请人是否有地域联系。比如我一同学因为女朋友的原因,特想去加州,结果 OCI 没有几个律所在加州的事务所要他去面试。

到了地方一看,真是个豪宅,周围环境也怡人。一进门,先和主人和主人太太寒喧一下,然后就和其他客人去闲聊。各位客官请注意,这种聚会是面试的一部分,可以让律所从另一个角度考察申请人的情商,亲和度,行为举止等。我主要和一位专利律师(胸卡)聊,从美国专利法操作聊到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进步,从 A 所的光辉历史聊到我上的法学院的优缺点。我时不时把自己的工作经历掺到话题之中,自然而然地推销自己。后来到旅馆我一查网页,这位老兄是 A 所主管专利实务的合伙人。)

后来吃饭,又与其他律师聊,包括主管合伙人,对席间有关法律的议题,发表自己谨慎且"貌似"合理的看法,同时倾听律师们透露的有关律所历史及操作的信息,以便自己判断是否能融入其企业文化。晚会结束后,车送我们回到 FOUR SEASONS 旅馆。我又把明天面试人的简历看了一遍,还重温自己准备的回答标准面试题的答案,就呼呼睡去了。

(六)CALLBACK 面试(A 所, 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先起来去 FOUR SEASONS 的健身房跑步,跑了大约五千米的样子。然后冲个澡,换上西服,打上领带,到大堂和其他候选人汇合,一起徒步去律所。

亚特兰大的夏天还是很闷热的,一路走下来,身体都冒汗。九点到了律所,一边吃早餐,一边听主管招聘的合伙人介绍 SUMMER ASSOCIATE 项目的概况以及今天面试的流程。他先给我们吃定心丸,说:今天你们能坐在这儿,说明你们都很优秀,智力一流。面试的目的是确定你们能够融合到律所现有的团队中去。同时他保证,除非在实习中犯致命错误,所有 SUMMER ASSOCIATE 都会有永久工作。他还透露,每一个面试官都会针对一个特定方向对你进行考核,比如领导才能,抗压能力,业余爱好,工作标准等等。他讲完后,几个秘书就进来,把我们这些候选人带到第一个面试官办公室去了。

  • 第一位面试是个合伙人,干法律之前当过大学教授,对科研能力尤其重视。因为正规 1L 简历只有一页,他要求看我发表文章的名单。我早有准备,双手递上,同时简要说明几个文章的梗概,老先生很是高兴。然后直接跟我说,他的任务是考察我的领导才能,让我举例说明。我马上把准备好的故事娓娓道来,老先生似乎挺爱听的。临走前他告诉我,还有两个合伙人要面试我,其中一个最重要,因为她主管 HEALTHCARE AND LIFE SCIENCE。我表示感谢,随他去下一个面试官。
  • 第二个律师曾经当兵,负责培训美国海军控制核反应堆的工程师。我先大夸一下他的经历,然后和他聊为什么从东海岸搬到亚特兰大,如何适应这里的气候及人文环境,还顺便问问他手头的工作,他最自豪的成功案例等等。相互交流很融洽。
  • 第三个是个刚来一年的合伙人。我从她的简历中看到,她似乎很了解中国专利操作的情况,经常对此做报告。于是我就往这个话题引,她也乐于介绍。原来她是一地区律师协会主管中国专利的联络员(LIAISON),去过中国数次,但不会中文。我赶紧说:下次我给你当翻译。可把她乐坏了。她说她的两个孩子都在学中文,以后大了就带他们去中国,真刀真枪地练习中文。
  • 第四个就是那个负责 HEALTHCARE AND LIFE SCIENCE 的合伙人。老太太刚把自己的女儿送到我就读的学校读本科,说下次再去就请我一起喝咖啡。对她问的问题,我都详细地回答,并着重把自己经历中比较出彩的地方,用合适,自然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们聊得都拖堂了。结果最后一个律师(她是生物博士)只和我谈了不到十分钟。

中午还和另一候选人及两个律师(其中一个是校友)吃中午饭。席间,我还是和两个面试官聊专利业务,聊如何适应 A 所,聊他们以前的法学院生活。点的菜也是很容易下咽,又不容易弄脏衣服的。我喝了两大杯水,总算把上午说干的嗓子润湿,恢复原状了

这一圈下来,我心中有底了,感觉没有出什么太大的娄子。 等和两个律师道别后,就直奔机场,当天去中西部的 B 所去面试。

最后加一句:FOUR SEASONS 真是个好旅馆。他们有免费替住客熨烫西服的服务,房间也宽敞明亮,是个休闲的好地方。)

(七)CALLBACK 面试(B 所)

天没黑,我就到了中西部的一个极为适合人类居住的小城。租了辆车,还和租车行经理唠呵。她听说我来面试,马上给我打气:说我面善,举止得体,应该会成功。我就谢她的吉言了。

其实这个小城我早就知道,因为高中时的梦中情人就转到这里读高中,后来也在附近上的大学。毕业后才到西部发展。她对小城一直赞不绝口。如今,我们都各自成家,很少往来了,真是沧海桑田。

酣睡一晚,早晨又去健身房锻炼,然后着装上阵。因为律所离旅馆仅有半迈的路程,我就徒步前往。由于是夏天,气温还是很高的。我就把西服脱了,搭在手臂上。路上车和人都很少,虽然我就在小城的市中心,与亚特兰大的车水马龙形成了鲜明对比。

B 所的办公楼就在湖边,风景优美。我先进一楼大厅,坐在沙发上凉快了五分钟,然后去顶楼的接待台。等接待员叫来第一位面试官后,我就被带到其宽敞的办公室里。面试官是主管业务发展的合伙人,也是一个很好的推销员。他先问我:你认为对一个律师来说,什么技能最重要。我看过他的简历,不打磕吧地说:当然是会拉业务的技能最重要了。法律服务本身就是一个商业操作!他马上接着说:太对了。因为如何如何(此处省去两百字)。这又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又一典型案例。当然,看官可以答别的,只要自圆其说,有理有据就行。从合伙人的介绍看,这个分部只招 SUMMER ASSOCIATE,不招 LATERAL ATTORNEY;就化学领域来说,必须有博士学位(还真是,面试的其它四位律师都是化学博士);对 ASSOCIATE 有系统的训练,以便他们能自己拉生意,吸引新客户;各个分部之间也有互动。总之他们很好。聊完之后,他告诉我:吃中午饭的那个合伙人是主管化学领域的,一定要好好表现。最后他叮咛我要寄一份 WRITING SAMPLE 给那个化学合伙人。意思是说只要那个合伙人首肯,这工作就定了。

随后我和三个博士律师面试,都很顺利。其一,学过化学的人,一般对同行都是惺惺相惜。即使是竞争对手,也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其二,我在 ASSOCIATE 面试官一般是保持谦俾的姿态,从不做出咄咄逼人的架势,而是体现一副肯干,平易近人,好学的形象。其三,一旦我发现面试官有和我同样的爱好或研究方向,立刻改换话题,向共同爱好靠拢,让对方觉得我和他们是一路人。比如三人中有一个是女律师,以前当过教授;LOYOLA 面试的时候有二十个机会,拿到了十八个 CALLBACK;非常勤奋刻苦。我看见她墙上挂着几个马拉松比赛的号码布,赶紧问她是不是个长跑爱好者。得到肯定回答后,就和她说自己也喜欢跑步,隔天跑 10K。然后问她如何合理安排时间,如何选择跑程安排等,谈得挺投缘。另一个律师在读博士的时候做过磷化学,而我的一篇 JACS 文章也是讨论磷化学,正好一起切磋一下。再就是和大家讨论七月份美国最高法院对 DNA 是否符合专利法101的议题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总体上说,和几个 ASSOCIATES 几乎没有什么隔阂。这是个好的迹象。

最后一个测试就是午饭了。主管化学的合伙人和一个 EE 的 ASSOCIATE 和我一起去吃饭。合伙人明显对我的背景很感兴趣,因为我几乎是他的翻版。我们都在创业公司干过,都经历过公司的起伏和股市的颠簸。后来从他的问话中我看出:他想知道我是否真心要来这个中西部的城市。于是我开始讲我对中西部的感受和评价,诸如民风淳朴,四季分明啦,如何买四驱车防滑等等,一骨脑地倒出来。同时我还评价这个小城交通如何方便,市容整洁,连公共汽车站都是我见过最干净漂亮的。等吃完饭,合伙人又在他的办公室和我聊了约二十分钟,讲他的奋斗史,还问我有什么顾虑会阻止我加盟。我当时心中暗喜呀,这话都讲出来了,看来问题不大。最后临走前,他也嘱咐我把写作样本寄给他,最好是我写的专利。

从律所出来,我感觉好极了。不过第二天还在 DC 有一个面试,还要继续努力。

(八)CALLBACK 面试(C 所)

这个 C 所是得益于芝加哥专利法面试会,因为它不去我们学校的 OCI。C 所最出名的是其财政收入,每个律师都能给所里带来近百万美元的年收入。不过它的专利组很小,在专利领域也不出名。我主要是看中它在 D.C. 的地域优势。可是 D.C. 市场也是全国 2L 学生的首选之一,竞争激烈。我就硬着头皮上了。

先和 HIRING PARTNER (非 IP)谈,无非是一般的行为问题,我已经驾轻就熟了。之后是三个女 ASSOCIATES,一个是 LATERAL,俩个是从 SUMMER ASSOCIATE 上来的,都不是博士。有一个是个跑步爱好者,我又故技重演,大谈特谈自己的锻炼计划和跑步心得;其他俩个我就多问她们手头的工作情况和她们选择 C 所的原因。

之后就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和我吃饭的是一个合伙人和一个专利员。这位合伙人从 1996 年起,就开始在中国开展法律业务。但他发现,中国客户的法律观念淡薄,把法律咨询/运作看成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也不愿意打开腰包付钱。所以他对继续开展/维持中国业务没有底。用他的话说:我还得等多久才能从中国赚大钱啊?我其实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要是我知道答案,我早就自己闷头找客户赚钱了。当然这话不能和合伙人讲。于是我就提了几个吸引新客户的方案,同时透露自己在中国的各种关系以及可能利用的资源,无非是自卖自夸。交谈中我始终不得其解的是:开发中国客户的事跟我一个在 D.C. 当 SUMMER ASSOCIATE 的人有多大关系?除非他能派我回国,那我也就不归 D.C. 分部管了。

吃完了饭我就上路了。对这次面试不是很有底。

(九)聘书到了!

A所和B所的聘书先后到了。我查了一下Vault的说明,A所大约会给16万年薪;B所可能只给14.5万。即使考虑生活费用的差异,还是A所的条件好。加上俩家的工作性质和各种排名都不相上下,我转身就把 B 所的聘书给拒了。

C所的拒绝信也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肯定是自己没有达标,要怨也只能怨自己了。还有就是我去A所和B所穿的是一套新西服,而去C所穿的是一套旧西服(看起来还很新的,也干洗过)。也许有些影响。

最后一个面试机会也在DC,是我最想去的律所 D。在OCI面试时,那个合伙人除了问我第一年的成绩为什么不理想以外,对我其他的条件都很满意。该所一般只招GPA在前20% 的学生,但对IP的应聘者网开一面。算我运气好吧。各位看倌一定要好好学,把第一年的成绩拔得要多高就有多高。那样的话,很多门会对你打开。

D所提前把面试流程给我寄过来了,是在一个周二的下午。我周一就没上学,加上周末两天,全力准备这次面试。同时把那套新西服也去干洗了。我一直笃信“狭路相逢勇者胜”(When the going gets tough, the tough get going),申请绿卡如此,转行如此,考LSAT如此,申请法学院如此,就是第一年法学院学习见效不大,但希望找工作也是如此!有了这个信念,我可以认真地准备面试中可能碰到的问题。同时我对六月份最高法院有关知识产权的案例也进行研究,尤其是有关基因是否符合专利法101条款限制的问题,我并不完全同意最高法院的判决。这样我就预先想好了和面试官讨论的话题。

(十)D 所面试

这天穿上新西装,打好领带,擦亮皮鞋,我又出发了。这些天的面试下来,连打领带都熟练了。

对了,对服装多说几句。男同学买深蓝(navy blue )或灰黑(charcoal)的西服,告诉商家自己是买面试装,样式要保守。衬衫颜色是纯白或淡蓝色。领带要宽领带,以红色或蓝色做基色,不要大花或复杂图案的。像Men’s Warehouse, Jos. A. Bank,或 Macy’s 每年都会有打折的时候。我一气买了两套,这样连续面试的时候就换得过来。衬衫和领带都有十件,大部分是在T.J.Maxx 和J.C.Penny 等大众店买的。当然您要是有钱,可以买正价货。我一拖家带口的,就得精打细算了。像衬衫大约 $14-20一件; 领带$8-12一条;西服原价 $800 一套,打折时候买一送一,也就四百出头(要裁缝给你收腰,做裤脚)。还有就是买西服时候千万不要买他们所谓“配套”的衬衫和领带。那是宰你的东西,也不见得合体。

女孩子可以在Banana Republic 多买几套,那儿的衣服还不算太贵,样式也符合面试的基本要求。女孩也要淡妆,穿的裙子不要太短(否则对我们这些男应聘者太不公平了。)我就看见过女生在面试前,把胸从底下往上托一托,或者把领口往下撸,漏出事业线的。我倒是有巨大的胸肌,可惜都被衬衫领带遮住了。

再回头说正经的。D所就在白宫附近的一写字楼里,离C所也就一分钟的路程。主管招聘的女士先和我简单聊了一下,就把我领到一间小会议室,说所有面试都在这儿进行。

  • 第一个面试官在这个律所当了六年的专利代理人,上了四年夜校,年初刚拿到律师证。他的书生气十足,很像我以前接触过的千老一族。于是我就向他请教:他的日常工作是诉讼,审查,还是商业交易?他最喜欢的工作类型是什么?他最引以为豪的一件工作是什么?他对下一代法律实习生有什么忠告?他也非常合作,娓娓道来,感觉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 第二个是从美国专利局退休后到所里任职的一个Of Counsel 。他在专利局干了二十多年,见多识广,还参与同国外其他专利局协调工作的活动,很健谈。他似乎很关心我申请工作的地域偏好,问我为啥来DC找工作。这个问题我准备好了,花了三分钟给他列出三条原因,每个原因给一二句解释。然后他问我对新通过的AIA 法案有什么看法,我就又吹了一通。
  • 第三个是个第六年Associate ,听其他面试官说,很可能近期升成合伙人。和他聊我一是突出自己的丰富的工作经验,二是表示自己能苦干加巧干,三是体现自己很有团队精神,好相处。最重要的一点是含蓄地说我没有野心,对发展客户没有近期打算,只想好好干活!
  • 第四个是个合伙人。我知道他曾经写过一个最高法院刚刚判决的基因专利案的法庭之友文件,所以着重和他探讨该案例的前因后果,基因是否可以在可专利保护主题范围内,是不是政策原因使得高院做出目前的决定,如果用化学式表达基因专利的授权范围是否可行等问题。这个合伙人明显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侃侃而谈,都到了点儿了还意犹未尽。
  • 第五个是刚到律所两个月的lateral 。和他我就聊为啥选这个律所,他现在干得工作和以前干的有什么不同,他是否适应了新环境,他对我有什么告诫等。这位老兄当时穿的是条牛仔裤,要知道当时只是周二!可见这个律所对着装要求并不很苛刻。我暗地里还偷笑了一把。

很快我就结束了所有的面试。走之前,我还和人事部主管招聘的女士表明我已经有另外一个律所的工作邀请,在两周后到期。她说保证在两周内给我答复。

(十一)结局

等我从D所面试回来到学校,A所的主管招聘的合伙人就打电话过来了。他和我聊了聊天,然后问我是否已经对他们的工作邀请做出了抉择。我礼貌地回答说自己非常想去A所工作,但太太有些顾虑。合伙人表示理解,问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说周末会去和太太恳谈一次,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她。合伙人祝我好运,就挂了电话。第二天,人事部的主管和我说第二天会有A所的律师到学校附近办公,问我有没有空一起共进晚餐。我说好呀,告诉我时间地点即可。下午她又来电邮,说计划改了。问我是否可以带太太飞到亚特兰大,驻旅馆,在亚特兰大观光游览一天,费用都由律师所包销。我当时是受宠若惊,差点就把聘书签了。后来和太太商量了一下,还是把这个盛情邀请委婉地拒绝了。不过,A所的诚意我还是很感激的。

周五下午一点,D所的合伙人打电话过来,给了我口头工作邀请。我真诚地谢谢他,保证拿到聘书后,立刻签字画押,同时拒绝其它律所的工作邀请。合伙人听了很高兴,马上就让秘书去发信。我在周六收到 FedEx 的信,读了一遍,列出我自己以前的专利发明和正式文章,在聘书上签了字,当天用挂号信寄回。

周一上午,打电话给A所的合伙人,抱歉地说自己辩论失败,太太不松口,我遗憾地拒绝A所这么一个丰厚的工作邀请,实属无奈。合伙人说:不要给自己为难了,家庭第一,听太太的吧。如果太太改了主意,再回来找他。如果我们还想到亚特兰大看看,律所同样会安排免费的旅程。一句话,A所真是厚道,像淳朴的南方人,让我很感动。

至此,我2L暑期求职生涯告一段落。下面写些感想:

  • 1)校友的重要性。我四个callback 面试中有两个是在校友的帮助下拿到的。他们都非常热心,从始至终给我鼓励和建议。即使我最后没有签合同,也没和我为难。而且在律所面试时,碰到的校友也都特给力。所以我感觉,选法学院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其校友的影响力,查学校在律所的口碑。要知道你毕业的法学院会跟你一辈子。
  • 2)详尽的准备工作。简历,求职信,写作样本,发表文章的清单和本科成绩单(专利领域大部分都要求)事先都要准备好。尤其是前两份,要请人改,争取完美无缺。多参加和求职有关的各类活动,学会和人打交道,学会察颜观色,学会礼貌待人,学会用餐礼仪,学会给小费。对申请的律所要知道他们的通常业务,最出名的合伙人是谁,最著名的案例是什么,最近有什么新动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 3)了解自己的优劣。面试的时候,想尽办法突出自己的优势。即使必须讨论自己的劣势,也要想方设法把话题转到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去讨论,然后引回到自己擅长的话题去。在做上述详尽的准备工作的时候,就要准备应答面试可能出现的问题,包括结合面试官的简历,准备一些有针对性的问题。我在D所面试时,就着力发挥自己有备而来的优势,尽我所能去控制讨论的问题和方向。
  • 4)把面试看做一个约会。虽然是律所挑选候选人,你也要用心观察来判断律所是否与你匹配。我把每次面试都当双向交流看待,既着意表现自己的本事,也学习面试官时不时告诉你的一些有价值的信息。这些信息从书本上是学不到的。我甚至和A所的一个合伙人都成了朋友。他下次来我的法学院所在城市出差,我们会一起吃饭聊天因为他很看好我的发展前景,愿意指导我。我既希望他没看走眼,也希望自己不辜负他的期望。

啰嗦了好一阵儿,有不妥之处,还望各位看倌海涵。下次更新,会是明年暑期实习律师的生活和趣事。祝大家都找到理想的工作或出路。

在线咨询顾问推荐

在线评估

看看你适合学什么
专家为你设计最佳留学方案
  • 1.填写你的留学意向
  • 2.填写你的个人信息
  • 3.填写你的教育背景